东部第九篇——尼古拉在中国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dyrmz.com/,诺维奇

东北网鸡西7月31日电 记者(张小枚 张海静 于财友 周末 唐海峰)6月21日吃过晚饭,忙碌了一天的采访组的几人正围坐在当地渔民的火炕上谈论当天的采访工作,这时,一条新闻线索传到了采访组:在虎头镇、有一位生活在这里70年的老人,与众不同的是,他是一名俄裔中国人。得知这一消息,采访组的成员们顿时来了精神,并不顾疲惫立即赶往,一探究竟。

赶到老人家时,已是晚7时30分左右,落座后仔细端详,除魁梧的身材和高耸的鼻梁与旁人略有不同外,老人言谈与穿着已丝毫看不出他乡异容的踪影。

“为什么会来到中国呢?”面对记者的提问,老人的思绪似乎又回到了70年前那个动荡的年代。

老人1930年出生于前苏联的伊曼市,俄文名字为尼古拉·伊万诺维奇,来到中国后改称许经国。

尼古拉的父母在前苏联以养奶牛为生,日子过得清贫而拮据,后远东地区开始实行集体化,使得尼古拉家中的日子更加难挨,于是父母决定到中国谋生。

那是一个深秋的夜晚,父母带着6岁的尼古拉和他年幼的弟弟乘木船沿乌苏里江顺流而下,来到中国的虎头镇,从此开始了在中国的生活。

在中国,继续以饲养奶牛维持生计的一家人生活虽然过得并不富裕,但善于言谈的母亲同邻里相处的十分融洽,而尼古拉也在当地上了两年学,加之身边的耳濡目染,他很快就学会了用汉语同周围人交流。回忆起母亲,即使是在多年以后的今天,尼古拉的怀念之情仍溢于言表,他告诉我们,母亲在家中收藏了许多俄文书籍,希望他能成为有知识、有修养的人,想起这些留存在记忆里的往事,老人的眼中闪动着泪花。

尼古拉在中国生活的日子里,最令他感到自豪和难以忘怀的就是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尼古拉于1950年参军,翌年即作为志愿军奔赴朝鲜作战,并先后参加了突破临津江等5次大型战役。

当年的战争十分惨烈,但尼古拉描述时却异常平静。开赴前线后,尼古拉被补充到一支战斗减员几近三分之一的炮兵部队担任警卫任务。警卫排除负责部队首长保卫工作外,还担负着前沿指挥所搭建、挖掘防空洞等危险任务。一次,尼古拉和战友在执行任务过程中,美军炮火突然袭来,顿时炮弹如雨点般倾泻而下,将他身边炸得尘土飞扬,尼古拉迅速卧倒才躲过一劫。待密集的炮声过后,他抖落身上的泥土站起身来,却发现刚才同自己一起挖掘防空洞的战友,近在咫尺倒在血泊之中,已停止了呼吸……

1953年,战争的硝烟渐渐散去,朝鲜战争结束,尼古拉也在2年后复员回到了虎头。在那几年的戎马生涯中,尼古拉接受了战争的洗礼,并获得了抗美援朝纪念章、和平纪念章。当记者提出希望拍照留作资料时,老人却连连摆手,或许在他的心目中,这些荣誉与战友们付出的宝贵生命相比,显得微不足道吧……

复员到农场后,经历过残酷战争的尼古拉倍加珍惜和平时期的幸福生活,因此,他在工作中总是吃苦在前,任劳任怨。尼古拉的勤劳朴实很快赢得同在农场的一位四川姑娘的好感,两人不久后便喜结连理。在随后的3年自然灾害里,尼古拉不得不学习捕鱼,以维持家中生活。

尽管那时生活很清苦,但尼古拉一家却沐浴在和谐幸福之中,但他没有想到,一场浩劫正向他逼来。那是十年文革及在此期间的中苏关系恶化时期,尼古拉因为身份的特殊而受到波及。那个时期,母亲的病故、自己迫于压力迁出虎头,直至3年后才迁回……这一连串的变故和打击并没有击垮坚强的尼古拉,在那个动荡的年代里,唯一令他感到遗憾的就是母亲遗留下来的照片、书籍和一些俄式装饰品不得不被付之一炬。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尼古拉的妻子和三个女儿对俄罗斯知之甚少,也不会用俄文交谈,对此,尼古拉解释说,那时政治气氛很浓,家人知道的越少,就越能保全他们。

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历史翻开了全新的一页,尼古拉一家人的生活也变得越来越富裕、幸福。在1989年和1990年,尼古拉被请到虎林吉祥口岸担任翻译。在那里,他总是耐心指导一起工作的年轻翻译,用自己的特长发挥着余热。

如今,老人的业余生活除捕鱼、养牛、种地外,最大的乐趣就是同3个外孙、外孙女共享天伦之乐,他也时常带着孩子们漫步于乌苏里江畔,遥望对岸——那片生他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