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纽卡球迷:重生之我成了富二代

那个并非比赛日的周四下午,圣詹姆斯公园外的广场和街道上,拥挤着成百上千喜鹊球迷。空气中充满莫名的躁动,秋风吹不冷这帮激动的人。他们的脸上写着紧张,但更多是憧憬。他们像等待冠军巡游花车的引擎声,从街角传来那样,等待一个重要时刻的来临。

傍晚5点刚过,当沙特公共投资基金收购纽卡斯尔的官方确认消息传来后,这群人立即被点燃。有人点起焰火,有人把啤酒或水向空中洒去,剩下的一饮而尽。

喜鹊球迷,想起了祖辈口耳相传,球队上次夺得顶级联赛冠军的事,那已是近百年前;又想起新世纪两侧,那些征战欧冠的日子。记忆并未逝去,幸福触手可及!

喜鹊应该感谢自身的传承,感谢圣詹姆斯公园超5万人的容量,在经年无冠岁月中保留住的那份赤诚,那是球队东山再起的火种。

沙特公共投资基金(PIF),拥有3200亿英镑财富的沙特主权基金,幕后老板是沙特王储本·萨勒曼。PIF收购价3.05亿英镑,九牛一毛。本·萨勒曼拥有一艘价值4.5亿英镑的超级游艇,长440英尺,倒和喜鹊主场长度相近。华尔街媒体也曾爆料,本·萨勒曼2017年拍得一幅达芬奇画作,花了4.5亿英镑。大巴黎同年打包内马尔和姆巴佩,还花不了这么多。

即使见惯富翁巨贾,英超也惊叹纽卡新东家财富吨位之巨。有人统计,将英超另19家的老板财富加总,再乘于4,约摸才和PIF财力相当。欧洲范围,喜鹊新主也是毋庸置疑的第一“壕”,次席是拥有2200亿镑的PSG卡塔尔资本,曼城幕后阿布扎比财团资产仅210亿英镑,切尔西阿布身家仅百亿镑。

难怪沙特人入主后,英国媒体说纽卡已是“官方认证的全球最富球会”,没有之一。喜鹊名宿希勒在收购完成后发推:“我们又有希望了!”纽卡斯尔是英格兰东北重镇,喜鹊也是球迷基础雄厚的传统劲旅,但英超进入第30季,这家泰恩河畔的老牌球会,始终没有和俱乐部地位匹配的荣誉。沙特资本,就是打开喜鹊荣誉大门的金钥匙。

切尔西得到阿布资本,仅隔一季,就拿下队史50年首座顶级联赛锦标,又在阿布入主9年后,首次染指欧冠。曼城得阿布扎比助力,4年后即拿下自身44年来首座顶级联赛荣誉,且不仅和曼联分城抗礼,还要制霸英超。 同为石油资本润泽的大巴黎,国内捧杯到手软,前季突破性打入欧冠决赛,去季则是轮到曼城首进欧冠决赛。这两家石油豪门步切尔西后尘一统欧洲,指日可待,分先后而已。

鲜活的例子就在身边,不由得喜鹊球迷不幸福。这次收购,他们首先是想看到当政14年孤寒每一天的阿什利走人。阿什利多年来背尽骂名,球队在英超和英冠间升降,包括本季7轮后,排名倒数第二。但就像主场外那些球迷所言,即使在他们最狂野的梦里,也没梦到今天接盘俱乐部的新东家,会如此富贵逼人。

“放松。呼吸。想想,接下来要是姆巴佩来了呢?”喜鹊球迷雄心勃勃,欢呼雀跃,空气似乎一点就着,那里有荣耀,那里有希望。那是石油的味道,那是英镑的味道。

历史很有趣。多年前,英国人到中东,留下殖民地,攫取石油,带走利润。如今,阿拉伯人来到英格兰,埋下输“油”管道,要带走属于自己的名声。

沙特资本要给纽卡输血,受益的显然不止这座城市,现在就可设想,一座故旧老城,不久后欣欣向荣。适逢脱欧后的英国要保持和沙特密切贸易关系,这成为纽卡收购的大背景。去年,约翰逊政府就试图向英超施压,以促收购案完结。

就像英国政府那样,英超联盟自然也欢迎新金主入驻,更何况是PIF这款巨无霸。英超自创立,就以极致商业化为最大追求,经29年运营,成为全球受众最广、竞争最激烈的赛事。去年首夺英超的利物浦,是联盟第七家夺冠军团——以英超打造最开放性竞争的追求,这个量,还不够。

当冠军仅仅在西北曼彻斯特、默西郡和南部的伦敦间流转,当1995年夺冠的布莱克本,只能和21年后奇迹夺冠的莱斯特间,划下虚弱连线,英超从自身品牌效应出发,也呼唤新一极的出现。如果这一极出现在东北,刚好会和旧格局组成多足鼎立。

事实上,联盟去年就差点批准收购案,只因PIF和沙特政府牵连太深以及沙特国内涉嫌盗播英超,而无奈作罢。今番成事前提,是上述障碍已扫清。疫情削弱英超部分实力,各队连年亏损成必然,次一级的德比郡破产,首次执教的鲁尼非常尴尬。在此之际,英超乃至整个英格兰足坛,自然会张开双臂,拥抱PIF这样既有实力又有诚意的玩家。

因为,在圣詹姆斯公园冒头的输油管,必将通过溢价收购球星的方式,以英格兰东北为基点,把石油金元向整个英超、英格兰乃至欧洲足坛送去。

疫情下,欧足联财政公平规条已松绑,正是纽卡新东家立即强势进入市场,迅速打造金元军团的好时机。参照大巴黎4年前“四亿妄为”,给转会市场注入“水量”之巨,可设想未来几年,球员身价会面临新一轮的水涨船高。

同样,喜鹊即将大量“放水”,必然有负面因素。几年前巴萨被挖走内马尔,换来巨款,转头操作登贝莱这笔总价1.5亿欧,后被证明无比失败的签约。巴萨如今被债务淹没,被工资帽压迫,连梅西都留不住。

既得利益集团,则不容卧榻旁再添躺椅。英超格局从曼联独霸,到红魔枪手争霸;再到切尔西加入战团,并红军形成“BIG FOUR”;再到曼城崛起、热刺给力,变为“六强”,经近30年变化。这六家,也是这周前联盟财力最雄的六家,当然不愿见到纽卡雄起。毕竟,英超只有四张欧冠门票,外加两张欧联杯门票。

联盟之下,不仅豪门,其它英超球会也不愿喜鹊突变凤凰。每年降级名额三个,若喜鹊今冬之后快速爬升,那现在排名倒数的几家,不得分外焦虑?于是,哪怕仅仅是做做样子,发发怨气,在英超通过收购案后,另19家也为此向联盟抗议,并拟召开紧急会议。

英媒还了解到,热刺主席列维是游说联盟抵制沙特资本的主要推手。热刺带起利物浦、曼联、阿森纳这三家,同对收购案表达“强烈抗议”。有趣的是,其一,热刺和阿森纳近几季成绩配不上“六强”地位。其二,切尔西和曼城,反纽卡收购的态度不明显。其三,19家反收购的共同理由,是担心PIF控股纽卡“会损害英超品牌”。然而,当上季英超六强和皇萨文等欧洲另六家共同成立“欧超”时,他们当时怎么没想到自己是在背叛英超?

足球圈内,只有永恒的利益,难有永恒的敌友。哦对了,纽卡斯尔是有永恒的敌人的,那就是喜鹊在泰恩威尔德比的对手,威尔河畔的黑猫桑德兰。

纽卡和其它英超对手间或明或暗的罅隙,终究会被石油熨平。当年阿布空降英超,被媒体夸大为“卢布坦克开进伦敦后院”。英国人带着冷战思维,对阿布群起攻之,查人家祖宗三代,要看他的钱干不干净。如今,阿布甚至被禁止访英,但那也挡不住切尔西二夺欧冠,挡不住蓝军位列全球十大球会之列。

可以想见,英超不久将迎来七强时代,并且这或许将是比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意甲七姐妹”时期更恢宏的存在。疫情前后的2019年和2021年,英超球队包揽欧冠决赛名额。疫情后的今年夏窗,英超球队购买力,继续是欧洲独一份的存在。如今再添沙特资本撑腰的纽卡斯尔,欧洲还有谁能挡?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妻子与同事在车后座偷情,丈夫戴绿帽还愿当司机:真正的爱是细水长流,不是轰轰烈烈……

美方研判解放军如夺取东沙未必出动正规军 岛内民调显示超七成认为台军应主动投降

抓紧洗晒! 上海周四起雨水“卷土重来”11月8日起最低气温或跌至个位数

一张对比图引发网友热议:中国“颜值正义”与俄罗斯“暴力美学”,谁才是强者?

Whoscored评10月五大联赛最佳阵容:萨拉赫&莱万领衔,穆勒在列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dyrmz.com/,纽卡斯尔联